好未來總裁白云峰:“教育+AI”打造更好的教育

2017-11-15

11月14日,好未來教育集團總裁白云峰在2017年GET大會上發表《不同的方式,更好的教育》主題演講。他通過“我們想培養怎樣的學生?”、“AI 是否天然離教育更近?”等問題,引出好未來在“教育+AI”領域的認知和探索,并強調了好未來及學而思作為教育科技企業的責任和使命——幫助孩子成為他們想要成為的人,獲得“受益一生的能力”。同時,白云峰在演講中分享好未來自學而思創立以來對教學品質的堅持,并以自身的成長經歷為案例,正面回應了公眾對好未來“饑餓營銷”的疑慮。

好未來教育集團總裁白云峰在GET2017教育科技大會發表精彩演講

什么是更好的、應對未來的教育?

在21世紀,到底用怎樣的能力武裝學生,從而更好的應對未來的挑戰,成為教育行業乃至全社會重點關注的問題。在大會上,白云峰首先探討了決定學習效果的重要因素,從而導出了能力培養的重要性。白云峰認為,學習的效果由“學習動力”、“學習環境”、“學習能力”三個方面決定,興趣是激發孩子創造力的最好導師,環境是孩子健康成長的重要保障,而能力需要在興趣和環境的基礎上進行引導和構建。

《21世紀中國學生發展核心素養》的頒布,明確了新時代學生應具備的、適應社會發展所需要的必備品格和關鍵能力。在介紹好未來大量的實踐和探索之后,白云峰提出了未來學生需要培養的六大能力:閱讀能力、溝通能力、探索能力、抽象性思維、創造性思維和思辨性思維。培養學生“受益一生的能力”,正是好未來的教育目標和方向。
 

AI天然離教育更近

面對 “饑餓營銷”的質疑,白云峰用自身的成長經歷為案例做了回應,“從來不知道所謂的‘饑餓營銷’是什么樣子”。面對學生需求與學而思教學承載能力的不平衡,學而思也在不斷拓展教研能力。例如,為確保教學質量,好未來花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投入在教師隊伍的培養上面,但是依然滿足不了日益增長的家長和學生的期待,造成了外界認為的“饑餓營銷”的假象。如何破局?AI來了,“我們真的有機會把教學環節當中所謂的重復性的、程式性的、靠記憶、靠反復練習的模塊,用更好的方式為教師賦能,提高效率,而把人的價值集中在情感的交互、個性化的引導、創造性思維的開發上面,提升教研服務能力的深度和廣度。”白云峰表示。

人工智能已經具有很高的行業成熟度,而“AI+教育”也正在成為教育企業競相追逐的熱點。“教育場景的‘容錯性’和教育數據的‘可控性’,讓‘AI+教育’天然離教育更近。”白云峰如是說道,“人工智能能夠提升人效,重新定義人和機器的分工職責,在教育領域產生最大化的價值。”既能有很高的人效,同時又能關注個性化的學習體驗,幫助孩子成為他們想成為的樣子,這是“AI+教育”應該努力的方向。

以下為好未來教育集團總裁白云峰GET大會演講實錄:

各位熱愛教育和科技的朋友們,大家好!

一、什么是更好的教育?

今天GET大會的主題是“如何讓更好的教育來的更快”。那么,到底什么是更好的教育?我想分享兩個簡單的故事。

在幾個月之前,我和幾位小伙伴來到斯坦福大學進行學習和交流。我們有幸認識了斯坦福計算機系非常有威望的杰姆斯教授。在交流中,教授帶來的一位中國小女孩幫助我們達成了很重要的合作。尤其在教育與科技方面的底層研發的探討中,幾乎50%的功勞都要歸功于這個小姑娘。通過這個小姑娘的言談舉止,我能夠感覺到她的綜合素養非常高。

我問她,有多少中國優秀的清華北大的學子,到斯坦福大學能夠做計算機方面的研究,她告訴我說,全球大概有三分之一的華人能夠在斯坦福的計算機系從事理論研究。聽到這里,我內心非常非常自豪,但最重要的是,在臨別的時候,她告訴我說,“白老師我認識你,我曾經是學而思的學生。”我嚇了一跳。我在腦海里面不斷的搜索,在她這個年齡段,曾經北京四中最優秀的孩子到底有哪些,我腦海是有北京最好的孩子所謂的名單和圖譜的,我盡其所能的搜集我腦海里面的名單,我沒有發現跟這個女孩對應的名字。

二、應該培養怎樣的學生,以更好的應對未來的挑戰?

后來我一直在思考,她后來為什么變得如此優秀?

當天的合作更多依靠她的理解能力、表達能力、溝通能力,在中美之間建立了很好的橋梁。我在想,到底什么是最好的教育?我2002年進入這個行業,在從事教育的15年過程當中,我一直在問自己一個問題,到底培養什么樣的學生,能夠應對未來更好的社會變化和挑戰?

過去的半年多時間里面,好未來干了兩件事情:

一是不斷地發現和挖掘關于教育理念的底層研究,跟我們的專家和學者探討在K12教育領域當中,什么樣的教育是應對未來的教育?

我們在大量的樣本調查過程當中,我們發現了三個重要的支點來支撐一個學生學習的效果,這三個支點分別是:學習動力、學習環境、學習能力。我們發現,無論什么樣的學生,他如果最后要形成一個好的學習效果,基本上是和這三個核心的支點相關的。

這三件事情成為我們樣本調研過程當中的三個核心要素。其實整個K12的課外教育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因為這里的環境,除了家庭環境、社會環境還有學校的環境,所以影響一個學生學習的綜合的因素是非常復雜的,而我們是其中的一份子。

我們繼續研究,如果興趣是激發孩子最好創造力的導師、如果環境是能夠讓孩子健康成長的重要保障,如果能力是需要引導和構建的,那我們到底應該構建一個什么樣能力,未來能夠培養出更多優秀的孩子,去應對未來國際化的挑戰?

所以第二件事是,好未來在過去的半年多時間里面,又沉淀了未來K12學生需要培養的六大能力。這六大能力大家不會太陌生,在研究過程當中,我們將它作為指導我們教育和研發和底層系統開發的重要依據和支撐,依據這樣的底層邏輯,來研發我們的教研系統、教學過程、學反饋過程當中數據帶來的變化。這重要的六個能力當中,有三個能力是跟我們的學習能力是有關系的:

l  閱讀力,向書本學習的能力;

l  溝通能力,人和人之間溝通的能力;

l  探究能力,從事物當中發現規律的能力。

如果我們把人的大腦形容成一個高智能的AI,其實對于一個人來說,對于一個學生來說,他未來應對這個社會的挑戰,無非取決于兩個核心的要素:

l  知識獲取能力;

l  計算能力(吞吐的能力)。

我們把輸入看成是閱讀能力、溝通能力和探究能力,那他輸出的是什么?我們希望未來的學生具備抽象性思維的能力,他能夠通過現象發現本質,我們希望他具有思辨能力,能夠通過不同的事物,表達不同的觀點,在思考的過程當中形成主觀、能動的創造力,并且為未來的世界去解決那些看起來很難解決的問題,我認為剛才那個女生,就很好的具備了這六大能力。

我們再來看一下,美國其實在21世紀初的時候,美國的教學專業學者,就在研究美國孩子的培養過程當中,研究出到底哪些能力是未來應該具備的,他們叫做4C。4C能力,其實和六大能力不謀而合,或者說叫相互對應的關系,當然中國也沒有落后。中國在《21世紀中國學生發展核心素養》的報告當中,也明確的談到,未來學生面向21世紀的時候,他所需要具備的學習能力、感知力以及探究事物的能力。整個過程當中,他們說的理性思維、審美的情緒、批判和置疑的精神,都是未來AI到來的時候,人區別于機器的最顯著特征。

三、AI 是否天然離教育更近?

我想講的第二個故事和我自己相關,時間拉回到10年前,那個時候好未來的幾個創始人還在一線講課。我印象特別清晰,那段時間可能是我過去15年成長過程當中,我自身覺得我成長最快樂的時光。

因為,一個小小的課堂,你能夠跟學生有很好的互動,并且感知到他們眼神的回報,但過程當中其實也有很多痛苦。當時,學而思班是報不上的,所以我們的幾個創始人都在一線講課。為了能夠抽出時間來做后臺教學和研發的東西,我當時在一線代課帶了5個班。

但帶了5個班之后,很多老師的班都已經滿了,所以我們班上的同學開始口口相傳,說我們應該報那個老師的課。結果后來又很多家長打電話、破門而入,“我就希望白老師能夠再開一個班。”經研究商量之后我答應了,結果又有一群學生來了說,“我希望白老師再開一個班”,最后,我大概一周帶9個班。9個班意味著什么?我們一個班是三個小時,基本上我們除了白天工作的時間之外,平時加晚上、周末全部占滿。

這讓我非常的有成就感,因為我帶了北京市最好的學生,我能夠感覺到帶學生的過程中,發自內心的那種愉悅。但是,每當周日晚上上完第九個班的時候,周一到周二我是要躺兩天的,直到周三上午的11點左右我才能開口說話。27小時的直立,并且高強度的上課的這種互動,給我們的身體帶來了極大的影響和損傷。

我想起了2002年進入到這個行業的時候,有一件事情深深的影響了我,就是北京有一位著名的特級老師叫孫維剛。他是一個非常優秀的K12的基礎教育研究的專家,他曾經在一個普通的學校中的一個班級培養出22個清華、北大的學生,非常了不起。但是他的生命很短暫,2002年的時候就逝世了。

當時我就在想,講完了這9個班,講完了一個學期后,我能支撐多少時間?每周周而復始,為了滿足學生和家長的需求,身體已經達到非常疲憊的狀態。我那個時候想,如果要是給我一個麥就好了,我發現那個麥就是一個最簡單的AI,幫助老師能夠更持續地講課的一個重要的輔助工具。后來我們就給一些優秀的老師上了麥,希望老師能夠保持他講課持續的狀態,因為人畢竟是肉體做的。

前段時間,我們看到了很多媒體對K12這個行業非常關注,一些家長和學者們在批判好未來擅長做“饑餓營銷”。我其實很希望理解什么是饑餓營銷,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是饑餓營銷,因為好未來到今天為止沒有做過一分錢的廣告,如果說真的談到我們的失誤或者是不夠理想,是因為教育還太人性化了,當教育是以人為主體的行業的時候,事實上我們要培養、發現和復制,去達到我們最低標準的老師的選擇。

我們已經窮盡自己所能,但是前提是不降低教學的標準和質量,我們已經花了大量的時間和精力投入在人的培養、發現上面,但是我們依然滿足不了所有家長和學生的期待。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是饑餓營銷,但是我想說,學而思、好未來的每一個老師,在講課的過程中,都應該有我們內心所謂的標準。

剛才講了那么多,其實只想講一句話,十年前的事情發生在今天,我們終于看到了希望,我們發現互聯網+教育并沒有改變教育的本質,無非是進行了所謂的資源遠程輸送,沒有放大優秀教育稀缺教育資源的長寬高,但是AI來了,我們真的有機會把教學環節當中所謂的重復性的、程式性的、靠記憶、靠反復練習的模塊,用更好的方式替代人腦,而把人的價值和因素集中在情感的交互、個性化的引導、創造性思維的開發上面,我覺得這件事情是非常非常美妙的。

談到AI,中間會有三個話題是經常有人問到我的,AI+教育到底能改變什么?我們首先看一下AI的行業成熟程度,我這里畫了一張表,一條曲線從上端開始,AI現在改變所有垂直行業當中最快的或者是最深入的是三個領域:搜索、電商、社交。分別在國內和國外都有優秀的公司:Google、百度、Facebook、騰訊、阿里巴巴和亞馬遜。

但是你會發現,AI在行業當中的應用,深入程度是非常有限的。比如虛擬助理方面,微軟有小冰,百度也在做度秘,蘋果在做SIRI,大家都希望有一個人工智能的秘書,它離AI也非常近,至少目前比教育離AI近。

再來看一下自動駕駛,最近這兩年非常熱,幾乎所有跟我們講的駕駛類的行業相關的都在研究這個領域。但是我們也知道,為什么自動駕駛看起來如此地興奮,讓很多人愿意躍躍欲試,但是它為什么沒有大面積的普及。

2016年的5月6日,在佛羅里達州發生了人類第一起自動駕駛產生的事故,駕駛員當場死亡,這個大家應該是知道的。后來美國政府和特斯拉發布了一個報告:我們發現因為對光線的感應和對前端(當時一輛大卡車過來,特斯拉處于自動駕駛的狀態)沒有反映過來,直接撞上去了,駕駛員死了。其實大家應該抱以寬容,因為1.3萬英里行駛的自動駕駛的路程才會出現一起所謂的致死的事故,但是人類駕駛是每9500公里的時候就會出現一起交通事故。所以,自動駕駛比人類駕駛來得更安全,你認同這個觀點嗎?

這里面一個核心的問題是什么?是致命,如果自動駕駛在搜集所謂光感反應所有元素的時候,形成了AI自動駕駛的功能,我們采集所有元素和數據進行輸入,來訓練這個模型。如果它的準確率是99.99%,你敢駕駛嗎?因為有可能這0.001%會讓你致命。

所以,我們在討論AI在行業的研究和發現過程中我們發現,其實為什么有人會問我,AI離教育近不近?我說AI離教育天然很近,原因是什么?就是兩點:

1、在教育的場景中有更好的容錯性。我剛才舉了一個例子,大家應該能理解我說這個話的意思,在學習迭代的過程中,其實我們是允許容錯的,不用達到99.99%,我們在學習的整個交互過程當中,其實能夠達到90%就非常了不起了,這件事情不至于致命,不像醫療和自動駕駛,所以我覺得它是非常貼近于教育行業的。

2、在整個教學的封閉場景中,無論是公立學校還是課外教育,一個教室的元素被傳感器收錄出來的時候,無論是聲音、語言、文字,都有機會抽離在一個所謂的收斂模型中,AI、底層的算法在行業里已經非常公用了。但是教育行業在采集數據的復雜程度上面,相比其他行業有很多天然的收斂性和可控性。

所以,這件事情我們會認為AI+教育奇點臨近。

四、未來,教師會失業么?

有人會問我老師會不會失業,其實我剛才已經部分解答過了。人工智能對于大組織而言,對于一家大的教育企業而言,我覺得它最大的價值在于提升人效,在于在教育這個領域當中重新定義人和機器的分工,并且發揮人的價值以及機器的價值。

整個教育行業當中,其他公司在計算機視覺、語音識別、語義識別等領域正在做出努力,我為所有的創業者感到驕傲,是因為我們在教育這個行業,真的有機會比醫療行業、自動駕駛行業更有機會接近那個起點,更有機會能夠讓教育發揮更大的效果,能夠培養更多更好、更優秀的人。

好未來在整個研發過程當中,通過教學環境和場景,結合數據、工程師和科學家的努力,來做底層數據抽離。在整個教育的交互場景當中,有很多的數據(圖象、語音、答題、iPad)沒有被沉淀,在捕捉我們學生的表情、狀態、語言、回答問題的時候,我們發現有非常多可以迭代的地方,這可能是在線教育比線下教育更有優勢的地方,雖然線下教育依然會蓬勃發展,但是我們認為在這一點上,它具有無可比擬的優勢,它能夠采集有效的數據,并且進行實時的反饋。

在教學的整個應用層面上,事實上我們在研究所謂的互動教學,研究基于教學理念的所謂教學游戲化,以及我們在教學內容上AI的使用。

舉兩個小例子,這是我們的魔鏡系統,登上了“砥礪奮進的五年”大型成就展,得到了很多人的興趣和關注。這是一個真實的教室場景,我們能夠捕捉到每一個在課堂里的學生學習的狀態和反應,也許他的準確度并不是100%,比如說一個學生低頭的時候,我們會認為他在寫作業,通過他的筆和手信息的采集,也許它筆下在寫作業,心里在發呆,但是不重要。我們認為這件事情的迭代,會比人做的更好。所以,我們在整個課堂場景的數據采集投入很多。

我們在做一個嘗試,對于一個老師言語表達、信息傳遞和身體肢體的所謂互動,我們再抽離他的一些核心元素,看哪些核心元素過程中,能夠在教學的交互過程中可以被高效迭代,或者說,可以被學生高效感知。

毫無疑問,我們都希望每一個學生能夠獲得個性化被關注的機會。但是,優秀的,能夠產生很好交互的老師非常有限。如何去解決體驗和人效之間的差別,在行業當中有很多的版本,比如一對一的模式,它大概在個性化關注最高的那個領域,但是它的人效非常低。

我們現在有線上一對一,面授小班,線下小班,雙師模式,還有現在正在做的面授大班和線上大班……我們發現,最大痛苦和矛盾在于,我們既要能夠關注學生個性化學習的機會,同時還要能夠提高優秀老師使用的效能,這件事情怎么辦?在整個過程當中,我們發現了一種可能性的路徑,就是雙師,雖然雙師目前還沒有達到面授的效果,但是它在人效上會是略高的一個模型。

我們對于面部識別、語義識別,核心功能是希望能夠讓教學場景當中出現這樣一個單元——從黃線左下端,能夠有機會到這個象限的右上端。既能夠有很高的人效,同時又能夠關注個性化的體驗,這件事情是我們教育+AI努力的方向。

作為一個師者,或者說對于一個教育工作者來說,我認為最大的成就不是他桃李滿天下,而是他看到他的學生能夠變成他自己想變成的樣子。

AI+教育,我們是認真的。

謝謝大家!

久久av在线观看网站,韩国最美av女星排名,日本一级av,韩国三级视频,2019香蕉视频在线观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