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動互聯網下半場 教育可能的打開方式

2017-04-26

當國內頂級互聯網公司和領先教育公司發生碰撞,將發生怎樣的化合反應?

4月22日,第五屆“未來之星”教育CEO創業營二期課程在深圳開營。與以往立足北京不同,這次未來之星將創業營開到了騰訊總部——位于深圳高新科技園區的騰訊大廈,由好未來和騰訊共同舉辦。

騰訊公司副總裁、SNS社會網絡事業群總經理梁柱,騰訊投資部總經理李朝暉、騰訊音樂集團副總經理計鳴鐘、騰訊社交廣告品牌高級總監盧成麟、好未來總裁白云峰、小伴龍創始人兼CEO曹傳宇作為講師發表主題分享,并與來自教育垂直領域的未來之星學員們即時互動。

講師們主題不同、視角各異,但或多或少都折射出關于移動互聯網“下半場”的思考,以及教育可能的正確打開方式。

很多教育場景有待開發

經歷幾年高歌猛進的狂飆之后,移動互聯網的人口紅利開始快速衰退。易觀數據顯示,2013年中國移動互聯網人口約6.5億人,2016年預計達8.9億,已超過中國智能手機用戶總量。微信和QQ也印證了這一點。騰訊投資部總經理李朝暉在分享中透露,微信和QQ的月活用戶保持在七八億。

人口紅利消失,意味著移動互聯網進入下半場。與上半場跑用戶、拼流量、拉投資不同,下半場將進入以技術和服務驅動的新邏輯。

圖為騰訊投資部總經理李朝暉

“移動互聯網作為基礎設施已經滲透到生活的方方面面,能夠幫助更多行業提高效率和規模。它將作為工具向教育等傳統行業滲透,這一點在下半場非常重要。”李朝暉如是說。在他看來,從PC端到移動端,并非簡單的設備遷移,會帶來很多可能。在移動化、碎片化學習方面很多需求未被滿足,很多教育場景有待開發。

事實上,互聯網向教育領域的滲透正在發生。好未來總裁白云峰表示,數據將成為學習路徑的最好依據,通過對學生在不同學習過程、學習場景的數據挖掘,生成個性化學習報告,進行有針對性的輔導和快速反饋,讓因材施教成為可能。

互聯網上半場,很多在線教育公司試圖實現交易平臺化,但白云峰發現淘寶、京東那種純電商模式在教育行業行不通,在線教育需要輕產品、重服務。李朝暉對此深有體會,“教育光做連接或匹配不行,必須形成閉環,但教育的鏈條很長,評判標準不夠清晰,垂直閉環很難產生”。這就不難理解,騰訊為何在教育投資方面出手謹慎,遠不像在打車、餐飲、電商領域那么大手筆。截至目前,騰訊只投資了新東方在線、猿題庫、瘋狂老師、ABC伯瑞英語等少數教育公司。

在線教育群體正在遷移

“移動互聯網下半場,一個明顯的趨勢是那些不被認知的產品和服務往往會帶來很驚艷的變化,比如快手和今日頭條。”騰訊音樂集團副總經理計鳴鐘說。他親自操刀的“全民K歌”APP也是如此,當初“全民K歌”并未被騰訊列入戰略級產品,卻意外成為爆款。三年不到,日均活躍用戶達4500萬,月度活躍用戶1.3億。

更令計鳴鐘意外的是,來自三四線城市的用戶占據“全民K歌”大半壁江山,高居TOP10的歌曲也是這些地區群體喜歡的“非主流”曲目。他發覺互聯網的人群分布正在從大城市白領向三四線普通民眾遷移,移動互聯網下半場更多代表了底層人民。這個發現激發了未來之星學員們對教育的思索。

在教育資源豐富多元的大城市,線下教育長期占據主導地位,在線教育更多是從數據分析為導向的個性化教學入手,來提升學生的學習效率效果。在北上廣深等一線市場被拼殺殆盡之后,廣闊的三四線城市乃至農村為在線教育提供了更大的想象空間。

這些優質教育資源短缺的地區,對在線教育需求更加強烈。如何通過“互聯網+教育”把高品質教育產品和服務滲透到三四線地區,關乎下半場教育競爭的成敗,也是促進教育均衡的重要考量。好未來、新東方、猿題庫、VIPKID等教育企業已在加速布局。

商業模式迫在眉睫

在線教育市場經歷了2014年狂熱、2015年喧嘩之后,這兩年逐漸回歸冷靜。相比瘋狂融資、大肆營銷、流血補貼,教育創業者發現活下去才是王道。如何實現變現,是教育公司在移動互聯網下半場迫在眉睫的問題。比起線下教育真金白銀的流水,坐擁千萬級用戶的在線教育公司變現之路著實不易。

早教品牌小伴龍的商業化之路可謂一波三折。創始人兼CEO曹傳宇透露,起初小伴龍嘗試會員制,但礙于使用者和付費者分離,未能推行下去。轉而試水發展IP衍生物,結果發現小伴龍的IP與迪斯尼卡通形象的IP屬性截然不同,也中途折戟。2016年,曹傳宇決定回歸內容本身,這年7月上線“小伴龍學堂”,抓住家長痛點,主打碎片化教育付費內容,3個月后基本實現收支平衡。

  圖為好未來總裁白云峰

不僅創業公司,大型教育公司的在線教育商業化之路也不容易。好未來總裁白云峰介紹說,學而思網校從錄播到點播再到直播的多個版本迭代,趟過了很多坑,直到2016年全面轉型“直播+輔導”,網校收入才實現快速增長,線上續報率從45%左右提升到80%以上。在白云峰看來,直播可能是在線教育最接近盈利的模式。

開放合作更加緊密

此次未來之星創業營上,提得最多的詞是開放合作。騰訊公司副總裁梁柱坦言,過去很多年騰訊處于封閉狀態,出現新機會希望牢牢抓在自己手里。3Q大戰之后,騰訊開始從封閉走向開放。自2014年開始,騰訊在做好主營的游戲、社交業務同時,通過投資并購擴大自身邊界,構建商業生態。

  圖為騰訊公司副總裁、SNS社會網絡事業群總經理梁柱

在開放連接過程中,騰訊打開了自己的格局。盡管過去在教育領域出手不多,但騰訊已然意識到消費升級給教育這個剛需市場帶來的巨大空間。梁柱認為,未來在線教育發展需要多方合力,他向臺下未來之星學員拋出了橄欖枝:“騰訊在教育行業的理想是把服務滲透到更廣大的人群中,我們的優勢在于能夠觸達到常規渠道觸達不到的人群。希望大家一起努力把在線教育引向深入。”

在教育行業內部,開放連接的故事也在發生。當初好未來發起未來之星教育CEO創業營,更多是基于行業合作共贏考慮。巧合的是,好未來也是從2014年左右決定做好核心的K12業務同時,通過投資并購向K12上下游延伸。

在移動互聯網下半場,無論教育還是其他行業都將出現加速整合。有分析認為,教育行業會從碎片化走向集中。一方面,培訓行業將出現幾家大型機構,進入數據時代這種趨勢會更加明顯,大機構的科技壁壘會更高。另一方面會涌現出一批小而美的教育公司,加速細分領域的教育創新。

久久av在线观看网站,韩国最美av女星排名,日本一级av,韩国三级视频,2019香蕉视频在线观看